当前位置首页 > 行业资讯 > 市场分析 > 正文

宾阳:制炮将成支柱产业

发布日期:2013-07-20 来源: 货架产业网 查看次数: 255 作者:guoli
7月20日,宾阳县6家烟花爆竹企业停业多年后恢复生产,8月上旬,忙完“双抢”的农民陆续走进这些企业上工。在执行了多年的“严厉打击”政策之后,当地政府及相关部门整治烟花爆竹产业的思路,发生了质的变化。由“堵”到“疏”,由“打击”转向“规范化管理”,或许可以证明政府的执政理念正在趋于理性。

历史悠久的“高危”行业 财富与危险伴行

宾阳的鞭炮生产历史悠久。据相关资料记载,自明末清初以来,鞭炮生产就在宾阳县的务本、塘背等地形成了“传统优势产业”。记者从该县有关部门得到的数据是:宾阳鞭炮生产至少有300多年的历史,目前全县有10余个乡镇的80个自然村从事鞭炮加工,从业人员达10多万人,年产值约为2亿元。

数百年的经验积累,造就了一大批手工生产鞭炮的熟练工人。在芦圩、新桥、思陇、新圩4个镇,都有鞭炮生产专业村,大部分村民惟一的技能就是做鞭炮。轻松干一天,收入至少有30元。

鞭炮生产在一些“专业村”具有不可取代的地位,村民的吃穿住行、小孩上学、发家致富全靠它。“我们的鞭炮质量很好,基本没有哑炮。鞭炮还没有生产出来,就有人交了定金,根本不愁没有销路。”新桥一位“内行人士”告诉记者。记者在他家看到,一堆刚编好的鞭炮堆在房间的角落里,他说:“如果有人来检查,就用塑料布盖起来。”家庭,手工,随意,这大致是宾阳传统鞭炮作坊的现状,与此相伴的,是时有发生的安全事故。

在一系列爆炸事故中,发生在1998年9月28日的那次事故造成14人死亡,最为惨重。据了解,1998年至2005年1月底,宾阳县发生16起鞭炮爆炸事故,32名村民付出了生命代价。事故发生后,从事鞭炮生产的村民一般不是吸取教训,采取安全措施,而是烧香拜佛,祈求神灵“保佑”。

严厉打击收效低 私炮作坊越打越多

为了消除安全隐患,当地政府组织有关部门对私炮生产进行了严厉打击,一度想将这一高危产业从产业链中排除掉。

严厉的程度超乎想象。从2002年开始,为了打击私炮,全县暂停了鞭炮生产,到2005年,连正规厂家也被殃及。县里甚至提出了“私炮一日不除,宾阳一日不宁”的口号。

为了打击私炮,县政府拨出20万元的安全生产专项经费、50万元的“打击私炮”经费,花20多万元配备5辆专车,还聘用50名退伍军人组成打击私炮生产执法队伍,天天行动。一位政府干部告诉记者,打击私炮生产,一度占据了宾阳县政府和各有关部门三分之一的工作量。

 

大量的县、乡镇、村级干部也被动员参加打击私炮。据县安监局报告,仅2005年上半年,全县共出动干部8300多人次,实行干部包村责任制。期间排查了1.12万户村民,查获大量产品、原料和设备,有5人因生产私炮被逮捕。

但是,有关部门发现,打击效果并不理想。“可以说越打越出问题。”宾阳县安监局长韦忠灵说。由于鞭炮的原材料“遍地都有”,人人可做,干部来检查,私炮生产者就打“游击战”,你进我退,你来我跑。即使面临严打,但市场需求仍让私炮生产如雨后春笋般发展起来。据县安监局介绍,宾阳原来有4个传统的鞭炮生产乡镇,目前已扩展到10余个,2005年的鞭炮产值估计达2亿元,全是东躲西藏偷偷生产出来的私炮。而当地财政不仅没有收到一分钱税款,每年还要花上百万元打击私炮。

浏阳取经受启发 规范生产是正道

“一味严打再也行不通了,要解决当前的问题,必须有新的思路。”韦忠灵告诉记者,在困局面前,有关部门开始探索“疏堵结合”的新模式。

2005年2月26日,春节刚过,宾阳县一个由50余人组成的考察队奔赴湖南浏阳市。队员们在考察中了解到一个事实,3年前浏阳烟花爆竹行业的状况,与如今的宾阳县惊人地相似,私炮横行,事故不断。“当地一个鞭炮治理重点乡镇的干部感觉实在难以杜绝鞭炮事故,曾集体辞职,这是多大的压力!”一位考察者告诉记者。痛定思痛,从2003年开始,浏阳大力推行规范化生产管理,目前,已组建烟花企业4800多家,提供20多万个就业岗位,还创造了年产值近48亿元、税收7.5亿的奇迹,而2005年浏阳市烟花爆竹行业仅有1人死亡,3人受伤。浏阳一行,让50余位参观者感触很深。

“浏阳可以,宾阳为什么就不行?我们当时看到了宾阳鞭炮行业的希望。”宾阳县安监局副局长陈德章说。陈德章说,鞭炮生产中的配药、上药、固引、插引这4道工序最危险,在国标中危险系数属A1类,有严格的规定。以往的事故,多半是这四道工序把关不严所造成。只要掌握了鞭炮安全生产的规律,严格按规定生产,绝大部分事故是可以避免的。宾阳的正规鞭炮厂自建厂以来,还没发生过事故,这与私人作坊事故频发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
转变思路 由“高压态势”到长效管理

韦忠灵的办公桌上,放着厚厚一本浏阳文件汇编,这是他的“宝贝”。在制定宾阳烟花爆竹行业长效管理的方案时,每当看到这些有关烟花爆竹生产的详尽材料,他就感觉到多了一份信心。

(源自:新华网广西频道)

 

 

记者注意到,2005年以后宾阳县有关烟花爆竹的文件中,由先前的“严厉打击”转变成“规范生产、严厉打击”,多出的这4个字,正是当地政府思想转型的印证。“鞭炮生产在宾阳是有300多年历史的优势产业,很多村民对它产生了根深蒂固的依赖,现在与其连根拔掉,还不如施点肥浇点水,让它顺利成长。”一位政府干部的话,概括了政府思维的转变。

县财政局的一位干部认为,鞭炮行业的税率为22%,如果产业成了气候,每年可带来数千万元的税收。

安全硬件齐备 新厂模式萌芽

“目前的做法,是发动生产鞭炮的‘产业工人’集资建厂,对生产者进行安全培训,合格后进正规爆竹厂工作。”陈德章介绍,建厂工作从去年下半年就开始了,目前已投入了2000多万元,所建设的6个工厂、8个生产区域在通过上级严格核查后,取得了《安全生产许可证》,已于7月20日开始投产。

8月2日,记者来到宾州烟花爆竹有限公司参观。走进工厂,犹如来到了一个“军事基地”。远远望去,一根根高耸的“天线”吸引了记者的目光,公司董事黄汉杰说,这些都是避雷针。走近一看,下面是几十间相隔20多米的小屋,有的4间相连,有的单独一间,四周都堆着高而厚的沙包,房屋只露出一小片瓦顶,就像一个个碉堡。黄汉杰说,这些是配药、上药、固引、插引车间,四周围的沙包是防爆墙。

走进房间,每间房前都有一个蓄满水的消防水缸,一根1米高的铁杆上顶着个金属圆球,这是除静电杆,墙壁上挂着牌子,写明房间用途、安全等级、操作规程和注意事项等,连房间面积、人数、配药容量、间距等都有详细规定。

在包装车间,几名女工正在包装鞭炮。黄汉杰告诉记者,这个厂目前能容纳160名工人,每天可生产600至800万响鞭炮,按每头出厂价30元计算,一天产值可达2万多元。“以前私炮生产出来后,就堆放在床底下,这里的条件与手工作坊比不知好了多少倍,安全方面也有保障。”黄汉杰说。

做广西的浏阳 制炮将成支柱产业

在宾阳县有关部门看来,宾阳的目标应该是做广西的浏阳,将鞭炮产业作为当地的支柱产业来培育。按照当地政府的规划,未来5年内,将在新桥、新圩建设两个面积达5000亩的烟花爆竹工业区,不仅要整合本地产业优势,还要引进资金2亿余元,发展100家烟花爆竹企业,每年的产值要达到10亿元,并争创名牌产品。同时,现有工厂将从手工、半机械化企业过渡到机械化,尽量缩短人与鞭炮接触的时间,减少安全事故。韦忠灵说:“今后,我们准备在生产车间安装摄像头,对危险系数大的工序进行严密监控,尽可能减少安全事故。”但私炮的问题依然难以绕开。

 

 私炮生产不交税、不建厂,成本很低,在正规厂家面前至少能保持成本优势。“我们会是私炮的对手吗?”一位正规厂家的员工向记者诉说了他的担心。他认为,鞭炮产业的转型将面临不少困难,“关键是看有关部门如何有效地行动,只要私炮不生产,正规厂家就有信心,鞭炮产业也就有希望了。”

(源自:新华网广西频道)

网页评论共有0条评论